图片系列
亚洲图片
欧美图片
偷拍街头
Gif动图
卡通漫画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唯美清纯
露出偷窥
小说系列
暴力制服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性爱知识
言情小说
都市激情
明星偶像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seyijie.com

第一章穿越异界,开啓係统



这裏是哪裏啊,吴晓炎(緻敬炎帝萧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中世纪风格的房间,吴晓炎躺在豪华的大床上,吴晓炎可以确定这不是自己的家,突然间一股莫名的记忆突然出现在了吴晓炎的脑海中,“原来我穿越了啊,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叫司徒晓炎,看来是回不去了啊,也好,前世的我已经没什麽可以留恋的了,以后我就叫司徒晓炎了。”吴晓炎,哦不司徒晓炎心中想到。

司徒晓炎的记忆其实并不多,只知道他所在的大陆名叫诸神大陆,西方光明帝国、东方神龙帝国、北方雷霆帝国、南方烈阳帝国,在四大帝国中间还有十几个小王国作爲四大帝国的缓沖地带,四大帝国也很默契的没有吞并这些小王国,司徒晓炎是神龙帝国五大世袭公爵之一封号炎龙公爵司徒辉(龙套一个)的唯一儿子,母亲叫作司徒静雯,是父亲司徒辉的亲妹妹(爲了保证司徒家的血统纯粹必须亲兄妹结婚,并该世界不存在亲兄妹生出畸形孩子),司徒晓炎还有3个姐姐,大姐叫司徒晓惠、二姐叫司徒晓凛、三姐叫司徒晓爱(緻敬魔法少女アイ 参),但是在司徒晓炎十岁的那年,司徒辉和司徒晓炎遇袭,司徒辉战死,司徒晓炎重伤昏迷直到被吴晓炎夺舍才醒。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了,一个美的无法形容的美妇人打开了门,她大概四十多岁,身高大约在1.75米左右,妇人上身只穿了一件魔法师长袍,皮肤保养得绝对的好,那露在外面的皮肤,就如同少女的一样的,不但光滑如玉,而且雪白无瑕,充满了一种诱人的风情。在法师长袍的包裹下,美妇人的一对硕大的玉女峰,在司徒晓炎的面前呼之欲出了起来,在薄薄的法师长跑的包裹之下,美妇人的玉女峰,看起来那麽的丰满,那麽的充满了弹性,也不知是贴身衣物的作用还是妇人本身就是如此,反正在司徒晓炎看来,美妇人的玉女峰一点也没有下垂的样子,显得十分的坚挺。由于天气热,所以,美妇人的领口已经给汗水打湿掉了,使得本来就微薄的法师长袍,变得几乎透明了,正紧紧的贴在美妇人的胸脯上,司徒晓炎可以看到美妇人的胸脯前的一片雪白的肌肤,在那裏若隐若现。美妇人有着一张俏脸,使得她更具有成熟美妇人的风韵,看起来也更加的诱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虽然有着世故和苍桑的感觉,但是美目流转之间,却又是豔光四射,让人不可逼视,小巧的嘴巴,尖尖的下巴,白裏透红的肌肤,使得美妇人别具一番撩人的风韵。美妇人的腰身显得有些丰满,但是却绝不粗大,看起来十分的柔软而充满了弹性,小腹处也是那麽的平滑而结实。美妇人的大腿穿了一双高耸的法师长靴,大腿根部的肌肤,完全的暴露在周梦龙的面前。美妇人玉腿上的肌肤,还是如同少女一样的结实而光滑,从上面散发着的淡淡的白光,司徒晓炎知道,这一双玉腿,肯定是结实而有力的,行起事来,要是用力的夹起来,一定会让男人爽上半天的。“母亲。”这时司徒晓炎才看清楚来人和记忆裏的母亲长的一模一样,只是更加的成熟诱人了而已于是便喊了一声。

“晓炎你终于醒了啊!你这一睡就睡了八年啊!”司徒静雯一把抱住了司徒晓炎的身子喜极而泣道。并且上下起手开始检查起来司徒晓炎的身体起来。

“母亲,我没事,就是父亲他死了!”司徒晓炎故作伤心的说道。

“晓炎你能醒来就好了,你父亲被光明帝国的人害死了,但是你还在我们司徒家就不会倒下。”司徒静雯说道

“放心吧!母亲,我一定不会让司徒家落寞的。”司徒晓炎兴誓旦旦的说道。

“妈妈相信你能做到。”就这样在司徒静雯的嘘长问暖中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终于司徒静雯说要进城亲自购买些东西爲司徒晓炎的苏醒庆祝一番之后便离去了,于是司徒晓炎一个人在房间裏转悠着,看看能不能找到些这个世界的一些情报。在打开一个抽屉后司徒晓炎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一本本书,以及书上面的图片。

司徒晓炎穿越前是一个典型的宅男,喜欢看动漫、小说,经常对着动漫裏面的纸片人老婆们手淫,久而久之对普通的美女産生了抵抗能力,他发觉普通的动漫本子,同人小说已经无法让他得到满足、达到高潮。于是他在网络上查找可以让人兴奋的图片,有一次意外的情况下他看到了一张秀色图片,从而了解到了冰恋秀色这一话题,随着深入的了解,司徒晓炎越来越兴奋,司徒晓炎前世最喜欢看《姹女九转》係列、《冰封秀雪转》係列、《梦龙外传》係列、《蓝秀星传》係列和《位面之心》係列等以及秀色漫画《女格斗家秀色猎奇事件》、《全国美少女肉品品评会》等。所以当看到这几本书都是介绍宰杀美女和烹饪美女的方法以及插图事整个人都惊呆了。在穿越前司徒晓炎看秀色小说漫画也就是意淫一下,根本不可能去实践的,想想烤全羊、烤全猪就知道了,如果把美女烤熟后也会成爲那皮肤干巴巴的没有水分,而且不把皮肤切开内部根本烤不熟吧,想象下就没胃口了。但是这个世界不知道是规则的原因还是魔法斗气或者烹饪方法的原因,美女肉体非常紧实,烹饪出来后样子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但是肉却已经熟了,看起来就非常的有食欲。

当司徒晓炎打开大陆秀色史了解到了一些基本情况。原来大陆女性非常之多,男女比例爲100:1,并且还在增长。普通女性及其容易怀孕,并怀上女孩子的概率极其高,且从怀胎到出生只需要三个月,怀上男孩的概率极低,并且孕期是十二个月,所以导緻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当然实力越强的人越难怀孕(对男女都有效)。而且强者身体储存的能量是家畜所无法比拟的,吃掉强大的女强者更是可以快速的提升实力。所以从一万多年前大陆各个国家通过了女性食用法案,经过一万多年的发展渐渐的到现在越来越完善,并且大部分女性都自愿接受秀色宰杀,不过爲了考虑到国家内部的稳定,各大帝国制定肉畜法案。

根据帝国肉畜法案:

18岁成年未能达到青铜等级的全部会被标记爲强制肉畜(非强制肉畜可以随意宰杀的肉畜),当然如果机缘巧合下30岁前突破到了白银级可以注销强制肉畜。

30岁前未能达到白银等级的全部会被标记爲强制肉畜(非强制肉畜可以随意宰杀的肉畜)。当然如果机缘巧合下50岁前突破到了黄金级可以注销强制肉畜。

40岁前未能达到白银等级的则会被强制安排进入屠宰厂进行强制宰杀。

50岁前未能达到黄金等级的则会被强制安排进入屠宰厂进行强制宰杀。

80岁前未能达到大地级等级的则会被强制安排进入屠宰厂进行强制宰杀。

(战力等级爲:学徒级(一阶)、青铜级(二阶)、白银级(三阶)、黄金级(四阶)、大地级(五阶)、海洋级(六阶)、天空级(七阶)、传奇级(八阶)、圣域级(九阶)、半神级(九点五阶)、神级(十阶)等)。

(白银级(三阶)强者50岁开始衰老,黄金级(四阶)80岁开始衰老,大地级(五阶)以上基本容顔不老。)

大地级以下的的女性强者可以自愿到肉畜部门登记爲自由肉畜(只要自己不愿意,传奇级以下的强者不得强制宰杀的肉畜)。

大地级至天空级女性强者想要成爲肉畜必须向肉畜部门进行申请,通过后才可以成爲肉畜,等级越高越难通过申请。

传奇级女性强者必须经过皇帝同意才能成爲肉畜,任何传奇级强者可以随意宰杀大地级以下女性强者(可以不是肉畜)。

圣域级女性强者帝国法案已经无法约束她们了,她们可以轻松解决传奇级以下的强者,就算她们干了什麽事帝国也无法拿他们怎麽样。

在帝国男性有着独特的地位,在女方自愿的情况下,男性可以宰杀最高爲大地级女性强者(非肉畜),如果宰杀海洋级女性强者(非肉畜)会被剥夺男性特权贬爲平民,宰杀天空级女性强者(非肉畜)则会被判终身监禁,宰杀传奇级女性强者(非肉畜)则会被判死刑。

当然这些法案只对本国有效,如果宰杀其他国家的女强者最好是多多益善的,毕竟各个国都是敌对关係。

在大概了解到了大陆秀色史后,司徒晓炎又打开了另外一本,司徒晓炎刚才摊开的第一页,正用精美的插图向读者们展示着一副震撼的画面:一年前,帝国的传奇女法师,护国法师周微微,在胜利庆功宴上作爲肉畜将自 己的肉体献给了帝王。 有着长长马尾的美豔女法师在帝王和衆位贵族面前自我穿刺,顶级大厨在她玲珑玉体上涂抹烤肉酱,传奇魔法师将特制的调味液用高级魔法浸入她的血管中,顺着血液流遍全身。

奢华的烹饪方式,需要数位天空级魔法师加上一位传奇级的魔法师共同合作,才能将这位刚立下盖世功勋的传奇级女法师烹饪成美食。而请动如此强大的法师组合,对于帝王也非易事,仅仅是爲了不浪费这具传奇女法师的绝妙美肉。

周微微赤裸却健康标緻的肉体不但吸引了贵族和帝王的目光,也让看着这幅 画的司徒晓炎眼神变得炽热迷离。周微微在烤架上缓缓转动的着,手脚砍去,大腿和小腿绑在一起,手臂也折叠着,由耐火绳绑着,就像一头烤乳猪。

旁边配上的文字解说,详尽描写了这位高傲端庄的女法师在宰杀时被帝王和贵族们轮奸时的放蕩淫靡,还有她自愿被宰杀的前因后果。

据说这位女法师身着着单薄的蕾丝内衣觐见帝王,在惊讶的帝王面前提出了自 己想要的奖赏:在庆功宴上所有贵族面前被公开宰杀,烹饪成美肉,分给帝王和 贵族们享用!

国王在最初的惊讶后无奈的同意了周微微的要求,下令招来全国最好的美肉烹 饪大师,还有帝国议会的魔法师团。

两张插图,一张描绘着周微微生前的勃勃英姿:只穿着暴露的黑色蕾 丝内衣,她流目顾盼之间流露着不容侵犯的气息,配合上那张清丽冷傲的脸蛋, 洁白胜雪的细腻肌肤,也向旁观者昭示着贵族的高贵凛然,当然,如果考虑到 她淫靡的打扮和自我宰杀的要求,这份高贵而不可侵犯气质只会更激起旁观者侵 犯她的欲望罢了。

司徒晓炎忍不住想到:莫非这就是周微微如此打扮作态的目的?不论是高贵的传奇女法师,战场上的英雄,这些身份她都抛弃了,她本质上也是淫蕩、渴 望被宰杀的肉畜啊!

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抱着这样的疑问,司徒晓炎看向另一张插图——那是周微微被端上餐桌时的特写: 周微微此时全身泛着可爱的焦红色,香气缭绕,刚冷的金属杆从蜜穴贯穿了女法师。不,此时应该叫美肉了。美肉安分地坐在银白色的盘子裏,优雅的栗色长 马尾抹上了放火涂料,金属杆从她的口中穿出,美肉性感的双唇间,热腾腾的蒸 汽正在溢出,而甘美的调味酱汁滴滴答答地从肥厚丰美的淫穴淌下,顺着金属杆 的花纹流到盘子裏——这是混杂了美肉鲜香的棕色汁液,却令人联想到精液和蜜 汁的混合物鲜花和水果妆点在周围,点缀着这位美丽的女传奇。

这一张熟后的美肉更加性感妩媚。此时,高贵的女传奇已熟透,肉体任人采撷,从前冰山般的绝美的容顔凝固在一个销魂的表情,更激起了这些刚刚奸淫过女传奇身体的男人的另一种欲望。

女传奇献出了生命和肉体,最后的表情真是幸福满足啊!

这两张插图旁的文字写道:托关係进入会场,目睹了这场盛宴的诗人和记者 私下裏都承认,周微微烤熟后的美丽和美味都无人能及。并且有不少品尝了周微微美肉的年前俊杰当场就就突破了原本的境界,可见周微微这位传奇法师美肉的等级之高。

司徒晓炎真想当时如果自己不是昏迷,以自己的地位一定可以进入会场品尝周微微这位传奇女法师的没肉吧!可惜了啊!

这本书还没看完司徒晓炎连忙合上了书本,因爲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滴滴的声音。

滴!滴!滴!

係统检测到宿主接触到了秀色内容并对其神网,係统啓动中。。。10%。。。20%。。。50%。。。100%,係统啓动成功,超级秀色係统爲您服务。

这是什麽情况,我居然还有金手指,作爲同人係统流小说的爱好者司徒晓炎表示太好了。

“话说不是都有新手大礼包的吗?我也有吗?”司徒晓炎心想。

可就在这是係统说话了:“係统啓动,新手任务发布:在1小时内完成一次秀色宰杀。完成任务后係统彻底绑定宿主并发放新手大礼包。任务失败宿主抹杀(新手任务都完不成的垃圾去死好了!)。”

司徒晓炎“。。。好想自己给自己一个巴掌啊!啊!啊!”




第二章意外的秀色






“我去!要不要这样啊,我都还没做好準备呢!”司徒晓炎心中怒吼道。

“係统,把我的基本属性掉出来吧。”司徒晓炎想先看看自己的属性,看看能不能想出点办法,毕竟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吗,先把自己了解下先。



姓名:司徒晓炎

性别:男

年龄:18岁

职业:魔战士(战士与法师的结合)

综合战力:学徒中级



任务:新手任务在1小时内完成一次秀色宰杀。完成任务后係统彻底绑定宿主并发放新手大礼包。任务失败宿主抹杀(新手任务都完不成的垃圾去死好了!)




“。。。”司徒晓炎心中无语,原来自己这麽弱啊,他突然想了起来,自己沈睡前是学徒高级,睡了8年实力缩水到了学徒中级啊。

“我该怎麽办呢,我的实力这麽弱!强制肉畜也不可能进入这座公爵别墅成爲女仆,所以在不知道别墅中是否有自由肉畜的情况下,也只有一个办法了。”司徒晓炎心中想到。根据帝国法律男士可以在女士自愿情况下宰杀最高大地级的女性这个漏洞,基本上大地级女性都是可以被男士随意宰杀的。至于是否自愿?当事人都死了当然是自愿的啦,前提是你能制服该女性,但是家裏面的随便一个女仆估计都有白银级实力。“嗯嗯嗯。。。”该怎麽办呢?


正所谓没办法的时候找係统就好了。

“係统在吗,出来帮个忙啊,我这新手任务这麽难,难道就没有一点什麽帮助吗?我看小说其他係统可都是直接发放新手礼包的,只有你这垃圾係统才要作新手任务,不给点帮助说不过去吧!”司徒晓炎在心中与係统沟通道。

“垃圾宿主,看在你这麽可怜的情况下,送你一点东西吧。”係统回複道。

“叮!您收到来自係统的扶贫礼物,天空级修爲尽失散(吃了就会全身无力,修爲尽失,对最高天空级有效,有效时间1小时。)、简易宰杀烹饪套装(包含劣质斧头、劣质剔骨刀、简易穿刺机、简易烧烤架等),请接收!”很快係统的提示就到了。

“领取!”司徒晓炎开心的道,随意找到一个偏僻的房间把简易宰杀烹饪套装放了出来,接着把天空级修爲尽失散也给取了出来。

接着司徒晓炎做贼似的来到了客厅,正好看到客厅茶几上有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因该是牛奶吧),旁边还有这甜点和杂志。被係统逼上绝路的司徒晓炎也不思考这应该是谁的下午茶就急忙忙的跑了过去把天空级修爲尽失散到入了‘牛奶’之中,司徒晓炎知道或许是自己的唯一机会,然后快速的跑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偷偷的打量茶几这裏。但是司徒晓炎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些动作都被门口的一个靓丽的身影看在眼裏。

司徒晓惠从厕所回来準备继续品尝自己的下午茶,走到门口是突然看见一道身影沖到了自己的下午茶旁并向自己的母畜奶中到入了什麽东西,接着跑开了。身爲海洋级的强大魔战士司徒晓惠可以清晰的看见那到身影就是自己已经沈睡8年之久的弟弟,司徒晓惠很想上去拥抱自己亲爱的弟弟,但是突然好奇自己刚刚睡醒的弟弟在自己的母畜奶放入了什麽。在司徒晓炎藏好后,司徒晓惠缓缓的走了进去,坐在了茶几旁的沙发上,慢慢的拿起了母畜奶,瞥了一眼司徒晓炎藏匿的地方,微微一笑一口把母畜奶全部喝入了口中,紧接着司徒晓惠觉得全身无力,自己引以爲傲的强大实力全部没了,并缓缓的躺倒在沙发上。

司徒晓炎看到一个身材靓丽的大美女把自己下了天空级修爲尽失散的‘牛奶’喝了之后,缓缓的躺下,简直高兴坏了。兴沖沖的跑了过去扛起这位大美女就跑回了临时布置好的宰杀室。

司徒晓炎把这个大美女双手反绑挂在宰杀室,扒光所有衣物,只余脚尖点地。

司徒晓炎这才开始打量这位倒霉的大美女,她大约二十五岁左右,有着彷佛是玉凿冰雕的晶莹身躯,雪骨冰肌,玉肤凝脂;曲线柔美,起伏圆滑;肌肤柔嫩,光洁细腻;褐发如丝,平顺亮泽。梦幻般迷人的秀靥白皙娇嫩,清纯灵秀;樱唇娇豔,丰润俏丽;香腮柔美,玉颈微曲;皓月般的肩头纤瘦圆润,雪藕似的玉臂凝白娇软;葱白修长的纤纤十指柔若无骨,近看之下竟然如同冰玉一般透明;晶莹如玉的胸脯是如此的丰润雪嫩,挺拔傲人的完美双峰紧凑而饱满。高耸的峰顶上,月芒似的乳晕嫣红玉润,而两点鲜嫩羞涩的朱砂更是如同雪岭红梅,轻摇绽放,我见尤怜;平滑光洁、纤细如织的腰腹盈盈一握,丰满圆隆的美豔熟妇阴阜娇嫩细滑,淡墨柔软的阴毛轻掩着其下粉嫩紧闭的绯红幽谷,令人心驰神往;象牙雕就般的玉洁双腿温软细腻、白皙修长,那对晶莹剔透的大腿、白璧无瑕的小腿、丰润秀丽的足踝、精緻匀称的足趾,不若凡尘绝色。

但是当司徒晓炎看到这位大美女的脸庞时才发现尽然是如此的熟悉。突然存在心底的记忆涌了上来,一道身影和面前的大美女重合了起来,这居然是自己的大姐司徒晓惠。

这是司徒晓炎突然慌了神,结结巴巴的说道“大姐?”

司徒晓惠这是也终于回过了神来,有些恼怒的说道“我的好弟弟,你準备把我这个姐姐怎麽样啊,宰杀了吃掉吗?”司徒晓惠看了一眼旁边的穿刺机和烧烤架缓缓的说道。

“我。。。我。。。”司徒晓炎不知道该怎麽回答,心中犹豫要不要继续下去就在这时司徒晓惠开口训斥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是不是我司徒家的种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居然退缩了!你难道不应该回答我说‘没错!我就是要把你宰杀吃掉!把你活活穿刺后放到烤架上让你那美妙的胴体在烤架上挣扎慢慢的被烤熟!’吗!”

司徒晓惠的怒吼惊醒了司徒晓炎,“对啊!如果我不宰杀了大姐,我就要被係统给抹杀了!”想到这裏司徒晓炎一头冷汗,司徒晓炎猛然擡起了头,露出了坚定的目光与司徒晓惠对视着。

“不错。这才像点样子吗。”司徒晓惠弓起光洁的左足,慢慢地,坚定地,一点一点地擡起了那修长笔直的大腿,直到与她被吊起的双手齐平,露出无一丝毛髮,紧紧闭合的阴户,温柔的对司徒晓炎说:“弄湿它!吃掉它!”

司徒晓炎有些震惊,又有些激动,他明白大姐的意思,原来大姐也是渴望被宰杀的肉畜啊!

到了这个地步,司徒晓炎不可能收手,面对主动张开双腿,任人淩辱的大姐,司徒晓炎突然
下定了决心并对司徒晓惠大吼道:“我要生吃了你。”说着就走上前去,双手托起大姐挺翘结实的臀部送到嘴前,对着大姐光洁的阴户舔了起来。

司徒晓炎虽然两世为人,却还是个处男,只凭着前世久经AV历练的经验,先用手指翻开司徒晓惠的阴唇,露出花芯,探头上前,仔细舔了起来。

司徒晓惠虽然是个二十五岁的大美人,但也初经人事,随之司徒晓炎舌头的深入,浑身颤抖起来,慢慢的,完美无缺的胴体上竟透出一股玫瑰红。司徒晓炎一见此,不由舔得逾加卖力。

大概是司徒晓惠天生敏感,不一会,虽仍努力保持冷静,控制全身一动不动,但她的肉穴却诚实的颤抖起来,渐渐地变得湿润。司徒晓炎见的如此,不由把舌头更深入的挺进大姐的阴户。

不久,随着司徒晓惠一声压抑的闷哼,她的阴道突然夹紧,甚至夹得司徒晓炎的舌头有些生疼,然后便是一股股清澈如水的淫水涌入其嘴中。细细一品,清甜中透着一股彻骨的冰凉,果然是大姐的味道!

司徒晓炎舔了舔嘴边大姐的淫液,擡起头来,看见大姐仍保持着那个单腿高举的姿势,一动也不曾动过,只是微闭双眼,绝美的脸庞隐隐透出一点惊人的媚色。

司徒晓炎哪里经受得起平日里如冰山般的大姐的如此媚态,立马脱了衣物,露出肉棒,对準大姐还挂着一丝露珠的光洁肉穴,就要一贯而入。

而此时司徒晓惠突然传来紧张的大吼:“不要!”

司徒晓炎擡头看着司徒晓惠疑问道:“爲什麽?”

“我这是爲了你好,我们司徒家体质特殊,吃了我对你的实力大有好处,处女的效果是最好的,吃了我吧!但是不要给我破处!”大姐严厉的道。

司徒晓炎非常的纠结,大姐刚才的表现把他的火气全部引了出来,不发洩下司徒晓炎表示非常的不爽于是司徒晓炎把自己现在的情况和司徒晓惠说了一下,司徒晓惠无奈的看了司徒晓炎一眼,我吃了你给我下的药,现在全身无力,没法给你口交,我的后庭还是块处女地,今天就便宜你了。

司徒晓炎听见大姐这样说立马兴奋了起来,涂了点口水在自己坚硬的大阴茎上面对着司徒晓惠的后庭就差了进去。

只见司徒晓惠浑身一僵,浑身肌肉紧绷,似乎想要躲闪,不过大姐马上发现自己的后庭已经沦陷,便不再挣扎,随后便又放鬆下来,任我施为。

司徒晓惠的后庭出乎意料的柔软,而且紧紧地包裹住司徒晓炎的肉棒慢慢蠕动,弄得司徒晓炎是慾念大发,不顾一切,死命的干了起来。当司徒晓炎在司徒晓惠后庭内喷发时,突然发现司徒晓惠竟然也达到了高潮。

见此司徒晓炎不由一乐,「大姐啊,没想到妳居然如此敏感,后庭初开便乐在其中,真是个天生肉畜!」

话毕,司徒晓炎又邪邪一笑,同时慢慢拔出肉棒,把自己混杂了精液、淫水、还有粪便的大阴茎送到司徒晓惠嘴边:「大姐,妳也要不要嚐嚐我们两个集合的味道。」

司徒晓炎本来只是开开玩笑的,却不想司徒晓惠竟真的伸出柔软的香舌,捲起混杂了精液、淫水、还有她自己粪便的混合物细细的品了起来。

此时的司徒晓惠,双手被捆住高举,脚尖点地,左腿高举朝天,阴户略开,挂着一丝粘稠,后庭滴答滴答的掉落着混着一丝血丝的精液,面无表情嘴角有一丝晶亮,微微蠕动,彷彿在品嚐,真是绝美至极。

司徒晓惠保持这幅模样良久,睁开双眼,一样的毫无感情,却把一直高举的左腿慢慢的放下,直到搭在我的肩上。

司徒晓炎正摸不清头脑,司徒晓惠又突然用力一勾,把不曾防备的司徒晓炎,勾到自己的刚高潮过的处女阴户前,媚笑道“咬!你不是要生吃了我吗?快点吧我都等不及了。”

司徒晓炎懂得大姐的意思,刚高潮过的处女阴户是最好的补品。

司徒晓炎贪婪的看着眼前的美景,一狠心,对準大姐的阴户张开大嘴含住,然后慢慢地把牙齿侵入到大姐的皮肤内,细细的撕扯着肌肉。

随着司徒晓惠的一声声闷哼,司徒晓炎一点点的把司徒晓惠的整个阴户完整的撕扯了下来。

司徒晓炎含着大姐的整个阴户没有着急咀嚼,而是先擡起头看着大姐,打算欣赏一下她现在的表情。

只见她双眸紧闭,浑身上下微微颤抖,透出汗珠,不过她依然保指着双腿大开,让司徒晓炎欣赏到她那失去了阴户而露出的小巧子宫。

司徒晓惠似乎也感觉到司徒晓炎的注视,也睁开双眼看向司徒晓炎,见司徒晓炎嘴里含着她那美丽的阴户,不由闪过一丝兴奋暴露在外的子宫口突然喷出大股大股的淫水射了司徒晓炎一脸,司徒晓惠噗嗤一笑后又闭上双眼,体味着刚刚来到的高潮。

司徒晓炎无语的看着刚刚又潮喷了的大姐,舔了一口滴落在自己嘴唇上的淫水,突然发觉大姐的阴户肉粘着大姐的淫水格外的好吃,便大口的吃了起来。

「大姐,最后看一眼妳那淫蕩的小穴吧。」司徒晓炎笑着道。

司徒晓炎用魔法把这句话传入大姐耳里,然后使劲的咀嚼嘴里的美味阴户。配合着淫水作爲调料加上大姐的肉穴也天然带着大姐幽幽的香气,又如大姐性格般暖暖的,再加上刚刚高潮的阴道内充满汁水,细品起来,简直是有生以来吃过的最好的美味!

正享受间,突然牙齿感觉到一层薄薄却又坚韧的薄片,司徒晓炎马上意识到这是大姐的处女膜,司徒晓炎不急吃掉,而是看向闭着双眼体验高潮余韵的大姐。

「大姐,有兴趣和我一起品嚐一下妳的处女膜吗?」司徒晓炎戏谑的说道。

司徒晓惠突然睁开双眼看着司徒晓炎,随后微微媚笑,缓缓的吐出丁香小舌,擡起头来有些期待地注视着司徒晓炎,似乎任其品嚐。

美食在前,想那幺多干什幺,司徒晓炎赶紧上前,张嘴咬住那条芬芳,先是肆无忌惮的品嚐了起来,直到大姐似乎有些羞怒,要缩回时,才狠狠咬下。

在嘴里与那道薄膜品嚐良久,才依依不捨得咀嚼嚥下,真是人间美味啊!

司徒晓惠觉得口中一疼便感觉到与自己的丁香小舌失去了联係,立即明白自己的舌头已经被自己的小混蛋弟弟给咬了下来,看着满口鲜血正在品尝自己的舌头的弟弟,司徒晓惠忍者疼痛微微一笑。

司徒晓惠觉得自己应该再来点高潮缓解疼痛,当即绷起左腿,用脚尖轻点了一下旁边的烤架,又高举向天,露出那因海洋级魔战士带来的强大生命力而慢慢止血的子宫。

司徒晓炎没弄懂大姐这是让其快烧烤她,给她带来更多的高潮。看着大姐把子宫伸到自己面前以爲是要自己继续撕咬她,于是把嘴贴上了大姐下体打开的肉洞,用嘴使劲一吸就把大姐那暴露在外的子宫颈吸入了口中,咬住大姐的子宫颈网外使劲一拽,一下子就把大姐那小巧的子宫给拽了出来,司徒晓炎用嘴叼着大姐那整幅小巧的子宫微笑的看着大姐。

司徒晓惠又气又恼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弟弟,“怎麽这麽笨啊!我都把腿放到烤架上了,你居然没看懂,还把我的子宫整幅的咬拽了出来,我再也不能高潮了啊!”司徒晓惠很想大声的咆哮出来但是没有了舌头的她只能啊啊直叫。

司徒晓炎不太懂大姐啊啊直叫的意思,把嘴裏的整幅子宫放入了双手之中,细细的打量了起来,整幅子宫呈现雪白中带有通红之色,应该是大姐3次高潮的原因。司徒晓炎把目光注视到了子宫两边2颗通红的肉球上。这是大姐的卵巢啊,这可是大补的东西,在秀色界中被称爲人生果的好东西。随机把2颗人生果摘下送入口中,入口血水四溅,惺惺涩涩的味道带着少女的体香更能激起男性的荷尔蒙。

“真是鲜美,如果再沾点酱油什麽的就更美了。”司徒晓炎享受的说道。

司徒晓惠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随后也就想开了,随便他怎麽弄吧,只要弟弟开心就好。

品尝玩了人生果后,司徒晓炎把剩下的子宫部分也一下子扔进了口中,“嗯,处女的子宫就是好吃!比前世吃的刺身好吃多了,就是係统催的太急了,没有弄到好的调味料。”司徒晓炎想着下次一定要準备充足,这係统下次还不知道会弄出什麽幺蛾子。

吃完子宫刺身后司徒晓炎才注意到大姐早已放在烤架上的腿,“既然大姐想烧烤,我成全她,不过,可不能暴遣天物的把她整体烤了。”司徒晓炎想到。

司徒晓炎先清理了大姐后庭的精液,把手伸了进去,刀一用力,在大姐娇躯的颤抖中抽出了她的大肠放到烤架上,又用魔法割开和固定了她大肠深处的大动脉,让她的鲜血流入大肠,这样司徒晓惠的大肠出了一头还稍稍连着后庭,其他所有都变成了血肠,被慢慢烧烤。

然后司徒晓炎用架子固定住大姐朝天的左腿,拿出特製蒸笼,慢慢清蒸,又把她的右腿扶起,放入準备好的特製烤炉,点着火,烘烤起来。同时,上方出现了两片圆柱形的玻璃,把大姐的一双玉臂连同两只玉手都罩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圆柱形的玻璃器皿。两片玻璃合拢好的一瞬间,沸腾的滚油便凭空出现,只一会,大姐的手臂便变得金黄诱人。至于大姐的乳房更是不能放过,司徒晓炎用尽全身魔力对着她的乳房施展了冰冻咒,让它们像是冻僵了一样,司徒晓炎打算等这两个小可爱稍稍解冻,便切片生吃。又把其它的五脏六腑全取出来,直接放到旁边的大锅内熬汤,相信一定会是美味。

忙完了这些,大姐的乳房差不多该好了,司徒晓炎走过去捏了捏,嗯,正是时候,司徒晓炎也不用刀切,直接张口含住大姐的乳珠,依依不捨的舔弄了一会,便轻轻咬下,一口一个,把司徒晓惠那两颗珍珠全部吃进嘴里。

司徒晓炎细细的品嚐着,只觉得嚼起来香脆可口,又透着一丝凉气,直入心扉,让人不禁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司徒晓炎正舒爽间,那两颗小珍珠已然入腹,遗憾之余,不禁灵机一动:「大姐,妳这乳房缺了那两粒宝贝终究有了缺陷,不算顶尖佳餚,大姐可愿为了妳这道生乳片贡献一二?」

司徒晓惠当即明白司徒晓炎的意思,也不做无谓的挣扎,直接睁大双眼定定的看着司徒晓炎。

司徒晓炎微微一笑,直接沖大姐的眼睛亲了上去,用力一吸,大姐的左眼球已然入口,又在大姐晶莹剔透的左乳上仔细切下了一片乳肉,同时送入口中,一起咀嚼。果然,大姐眼球那劲爽的口感加上她的乳肉细滑冰凉的搭配,简直是人间一绝!回味良久,待司徒晓炎回过神来时,看见大姐依旧睁大她的右眼看向他,司徒晓炎自然不能辜负大姐的这份心意,于是如法炮製了大姐的右眼后,那无上的口感又在其的嘴里爆发。待品嚐完大姐的双眼,司徒晓炎悠闲的切下剩下的生乳片,慢慢送入口中,等待着主菜的完成。

当司徒晓炎吃完大姐的乳房,大姐除了头颅,胸腔外的全身已然熟了,不过海洋级强者顽强的生命力已然使得她可以控制住全身的神经。

看着大姐诱人的身躯,司徒晓炎却不着急上前品嚐,先解放了大姐香气四溢的长腿,又悠闲的盛了一碗大姐的杂烩汤,切了一段喷香的血肠,对大姐说:「大姐,一事不劳二主,妳弟弟我伺候了妳这幺长时间,现在有些累了,还请大姐慰劳一下,喂一喂我吧!」

由于大姐已经失去了香舌和明眸,司徒晓炎无法欣赏到她对自己这无耻的话语的反应,不过大姐沈默了一会后竟然真的把她那被蒸的晶莹剔透的大腿送到了司徒晓炎的嘴边。可能是想要小小的报复他一下,她那玉足直接送进了司徒晓炎的嘴里,让其来不及嚥下刚刚品嚐的血肠,噎了一下。

不过司徒晓炎也不甘示弱,直接一口咬下,大姐那已经被蒸的骨酥筋软的玉足直接被其吃掉一半,司徒晓炎来不及细细品嚐,大姐又用力把剩下的玉足也送进了其嘴里。

而当司徒晓炎刚吃掉大姐的整个玉足,她又立刻送进了她的半截小腿。

司徒晓炎一发狠,索性不再细品,张口大嚼大咽,不一会大姐的整条左腿已然入腹。

司徒晓炎刚想休息回味一下,大姐却又把她那被烤的金黄诱人的右腿送进他的嘴里,司徒晓炎无奈之下,只好继续啃食大姐。

当大姐两修长笔直的玉腿都入腹后,司徒晓炎却没有了回味的心情,直接解下大姐,放在桌上,捉起被炸的香脆的一双玉手,左一口右一口,连同那双玉臂,不一会就都消失在司徒晓炎的口中。

看着被自己吃得只剩下头部和躯干的大姐,司徒晓炎一股满足感油然而生,不过是该解决掉她的时候了,可惜没能好好享受一下大姐那流线如雌豹般的胴体,若是把那两条长腿盘在腰上,该是如何销魂的享受。

带着这一丝遗憾,司徒晓炎就着剩下的血肠一口乾掉最后一碗杂碎汤,然后毫不留情的双手成抓状插入大姐胸前的两个血洞,用力一撕,把她的胸骨通通捏碎,分开胸腔,露出大姐那精緻的粉红心脏。

司徒晓炎先低下轻轻亲了一下,感觉那虚弱的小小心脏似乎跳动的快了一些,随后无情的张开大嘴,两三口便把它变成了其嘴里的美食。

虽然大姐的心脏美味多汁,吃的司徒晓炎是汁水四溢,但是其的最终目标却不只是如此。

司徒晓炎对着失去了心脏,生机迅速消退的大姐道:「大姐,就让弟弟我最后送妳一个终生难忘的回忆吧!」

说完,司徒晓炎把面前餐桌的暗版一掀,把大姐最后的头颅放了上去,寒光一闪,割掉了大姐玲珑的双耳和双唇后烧开了一勺滚油。

待一切準备完毕后,司徒晓炎轻轻抚摸着大姐的秀髮,对她道:「大姐,好好享受这最后的礼物吧,可惜了大姐的身子,若有来世,弟弟我一定把大姐调教成性奴母狗,先好好享用淩虐,再变成肉畜,做成美食。」话毕,司徒晓炎在大姐后脑的铁爪用力扣住,再使劲一掀,把大姐的天灵盖整个掀开,露出热气腾腾的大脑,先把大姐的耳朵和唇瓣加进去后把那一勺滚油径直浇了上去。霎时间,只见奄奄一息的大姐剧烈颤抖起来,那失去了香舌的小嘴大张,从咽喉里发出连被其开膛破肚生吃阴户乳房,活烤清蒸油炸都从未发出过的惨叫。

看到大姐终于失态,司徒晓炎不由感到无比自豪,不过美食当前,趁着大姐还活着,这油爆大脑拌巧耳才最是好吃,司徒晓炎也顾不得感慨,一把揪断了大姐细长的脖子,先饱饮一通大姐新鲜的鲜血,又提起她的脑袋,像喝饮料一样,把大姐的脑袋当做杯子,一口口的喝了起来。

当司徒晓炎嚥下最后一口脑浆,咀嚼着大姐劲脆的玉耳时,大姐才幽幽的嚥下最后一口气,香魂渺然而去。

(不要问爲什麽主角可以吃掉那麽多肉没有被撑死,因爲我也不知道。啊!哈!哈!哈!)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大家都在看